我眼中的辅助员

0 Comments

2015年8月,我进入三级修学,开班后,每班设一名辅导员、三名辅助员。当看到这种施设,我就想到在学习教练技术时第三阶段的安排(有教练,有助教),觉得辅导员就相当于教练,辅助员相当于助教。学完教练技术,我曾以毕业学员的身份当过助教,于是,当时“自我”地跟辅助员觉莉师兄说:“你们这里的辅导员和辅助员设置,和我学过的一样,当辅导员和辅助员其实比当学员更受益。因为学员的关注点在自己,辅导员和辅助员的关注点在学员,一面面的镜子会促进辅助者成长。”她笑着,没有回答我。

同喜班辅导员是觉林师兄,虽然在年龄上,她比我们班大多数学员小多了,却总是微笑着,淡定从容,无论我们出现什么样的情况,她都包容,随喜!随喜!随喜!当时有些师兄不解,就这样吗?怎么不评价?而辅助员也总是默默地,给我们端茶倒水,当我们分享时,他们低头不语,轮到他们了,才会发言。我看着他们,回想起自己当教练技术助教时的场景,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情景。

三级修学的辅导员、辅助员,他们的行为体现的是慈悲、包容、智慧,这正是佛菩萨的品质,而当助教时的我,完全沉浸在自我的优越感、重要感里,表现的是领导者、教育者的气派。我默默关注着辅导员和辅助员,当然时不时地,我慢心还会生起,小瞧他们,觉得他们在法义和引导上做得不够。因为这颗我慢心,让我以辅导员、辅助员的“高标准”来看待他们,却没有想过,他们只是在通过这个义工岗位来修行,而且每周都要花两天时间无偿地服务我们,这些,我能做到吗?

升入同修班后,可以申请参加辅助员选拔。由于较自我,所以在经过重重考核后,我才最终通过选拔。为什么要当辅助员?怎么做好辅助员?虽然在选拔表里和选拔会上都被问到,但再深深地问自己,到底是以什么发心在做?诚实地面对自己,其实还是停留在想促进自己学习修行,自己会有成长的阶段。因为我深深地知道,只有通过不断地服务,做义工,我才会成长,而且在辅导岗位做义工,成长会更快。以下,是我在准备上岗辅助员期间,和即将上岗时,我的一些想法。

今年5月,我开始参加辅助员培训,深入学习十八字方针。当收到发来的培训信息,看到需要自修的内容时,我就被吸引了:一个慈善公益机构,做到这些真是用心之至。我如饥似渴地学习,一遍遍地看师父《八步骤三种禅修》的视频,对照内容,对照学前思考,反复思惟。这么好的学习利器,因为自己的过失,虽然辅导员和辅助员一再强调,我就是不以为然,现在通过反复看,才感受到导师的苦口婆心、悲心悯人,真是无以复加。

自那以后,我的学习态度和方法都有了改变,以前虽然也花时间看,但吸收得不多,而当这颗心与法相应后,再用八步骤十八字方针一一落实,我的学习效率明显提高,对法义的理解也开始深入。简简单单“闻思修”三个字,对于我们这样的根机,导师真是用尽其心!

要正式上岗了,如何当好辅助员?如何组织小组共修?我是怎样定位辅助员的?想起自己以前甚至现在,还是不时会以我慢之心看辅导员辅助员,那么接下来,我也可能面对这种境遇,我将如何做呢?我开始看《让做事成为修行》中,导师对辅导员的开示。开示虽然是针对辅导员和辅助员的,但其实也可以用于生活中,与人交流中,一样有效。怎样提问?以什么样的心提问?我更深地理解了“随喜他人,检讨自己”这八个字,无论在任何场合下,它都是我们修行的准则!

检讨自己,首先,作为一名三级修学的学员,在学习过程中,我是不是符合学员标准?对照之下,显然我是不及格的;其次,辅助员的成长路径是从义工到分享员到辅助员,那么,我有没有做好义工,有没有做好分享员呢?虽然当时也做了,但有没有用心做好它,显然也没有。

现在,我就要踏上辅助员的岗位,而辅助员的定位,首先是一名学习者,我需要通过辅助员这个义工岗位重新学习,慢慢成为合格学员;其次是一名分享者,怎样分享?就是要严格按照八步骤,真诚认真老实地分享;第三是一名陪伴者,就如同新炭和老炭,一起在三级修学的修炼炉里煅烧;第四是一名服务者,因为我修学已两年多,在三级修学中受益了,深深知道佛法正见和善知识是多么难遇,我要用慈悲包容之心来服务新学员,并以此检验自己这颗心灯,同时给它加油添芯。

三级修学的服务大众模式里,帮助义工成长的方式有很多,义工岗位也很多,所有这些,现在在我想来,都是导师施设的无量方便,在慈悲善巧地引导我们发菩提心,行菩萨行,因为不发菩提心,不转换这颗凡夫心,修行终将被凡夫心所左右。

我是一名三级修学的学员,做辅助员是我成为合格学员、优秀学员的必修路径。再一次深深地感恩!

标签:,